A joint media project of the global news agency Inter Press Service (IPS) and the lay Buddhist network Soka Gakkai International (SGI) aimed to promote a vision of global citizenship which has the potentiality to confront the global challenges calling for global solutions, by providing in-depth news and analyses from around the world.

Please note that this website is part of a project that has been successfully concluded on 31 March 2016.

Please visit our project: SDGs for All

自卑的孩子们也有总统梦

【国連IPS=坎亚·德阿尔梅达】

国际新闻社于2015年6月15日在联合国的报道中表示:人们也许对世界公民教育(GCED)有所耳闻,但在融入国际发展的圈子之前不会了解它的真正意义。

6月15日在联合国一个专项研讨会上,来自SOS儿童村——一个关注并致力于解决世界上133个国家中8万多儿童生活所需的民间组织代表,索菲娅·加西亚就该问题提供了很好的总结。

索菲娅·加西亚回顾最近组织参与的针对加勒比地区拉丁美洲儿童的全球运动,针对联合国2015年后的可持续发展目标(SDGs),她为来自10个拉丁美洲国家的1080个儿童和青少年做出解释,并同他们一同探讨和咨询他们的意见。

“SOS经常接触没有父母关爱的孤儿,而这些孤儿通常都没什么自信。”加西亚对满室的与会者说。“但当我们用10分钟的时间告诉这些孩子说‘我们要听到你们的声音,你们才是能够做出改变的人’时,这些连发言都不曾奢望的孩子们表示说他们想成为国家总统。”

该活动以一份题为《理想的世界——描绘一个面向儿童的17个可持续发展目标》的报告结束。

“这才是世界公民教育的真正力量。”加西亚总结说。

在韩国和美国的项目支持下,并由包括2600多个欧洲民间组织组织的欧洲民间救援和发展组织联盟(CONCORD)和拥有超过1200万成员的国际创价协会(SGI)以及国际新闻社(IPS)的共同主办下,该研讨会成为讨论世界公民教育重点的知识平台。

“在生存和自由的权力得到保障之后就是受教育的权力。”尼日利亚常驻联合国副代表乌斯曼·萨尔基强调说:“这是一切自由和尊严的根基和关键,任何其他权力都该排在受教育的权力之后。”

然而现实总是与理想相去甚远。根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最近的一次全民教育全球监测报告显示,世界上有5800万儿童无法上学,更有1亿儿童未能完成基础教育。在此之上,世上有两亿失业人员,却有1亿6800万童工。情况的紧迫性不言自明。

除此之外,在当今不仅基本读写素质,连电脑读写能力也在逐步成为能否摆脱贫困的非水岭时,全球却有7.81亿人口不具备读写能力。

世界公民教育比仅仅让更多的人回到教室更进一步。根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总结,世界公民教育的概念倾向于“一个对人性有共同认识的更广阔群体的归属感”。

它旨在转变课堂教育理念,建立文化和公民意识的纽带,铸造建立在人权、和平平等之上的21世纪的世界公民。世界公民教育的实施将在各国教育部门的管理下本土化,并在对应各个群体和国家的具体需求的同时获得全球范围内的拥护和认同。

世界公民教育还认识到在当今的世界充满各种不公,仅仅是基础文化并不足以弥补这种不公。世界上最富有的国家和最贫穷的国家之间的差距已由殖民时代的35:1拉大到了如今的80:1,85个世界首富比五成的全球人口拥有的财富还要多。而能够确保以和平、安全、不产生极端暴力的方式填平这种差距的则是教育的质量。

越来越多来自发达国家人成为了“中东战区”的一分子。尼日利亚大使萨尔基不禁发问:“这些人真的都是没有受过教育的人么?也许很多人的确如此。但这些恐怖行动的策划者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问题是他们受到了什么样的教育。我们也许读过很多书但却依然狭隘。”

世界公民的概念要追述到2012年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发起的全球教育先行倡议。在获得以韩国为首的广泛拥护后,该倡议被写入2015后议事成果报告的预搞,并将在7月底的谈判后通过。

而世界公民教育正在世界各地生根发芽,有的已经有所收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2014-2017年的教育项目中,世界公民教育成为一个重要领域。而类似SOS儿童村的组织也把世界公民的概念放在首要地位,为儿童群体提供独特的教育模式。

SOS儿童村2015年的顾问加西亚对IPS说该组织致力于帮助失去父母关爱,或处在与父母分开的边缘儿童。“对我们来说,非正统教育和正统教育形式同样重要。”

“很多地方都可以学习知识,”她在周一的活动后对IPS说:“教室里只是其中一个而已。”

这种想法对世界公民教育在原始居民的发展和扩散具有重要意义。世界上还有3.7亿土著居民,其中很多都在试图维持传统教育模式下的知识传承——不论是当地语言还是历史——而挣扎。

原始居民群体作为2015后教育议程的重点,世界公民教育可以提供一个崭新的战略思路,让这些现如今已被边缘化的群体进入一个有更多包容和发展空间的框架。(06.15.2015) IPS Jap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