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joint media project of the global news agency Inter Press Service (IPS) and the lay Buddhist network Soka Gakkai International (SGI) aimed to promote a vision of global citizenship which has the potentiality to confront the global challenges calling for global solutions, by providing in-depth news and analyses from around the world.

Please note that this website is part of a project that has been successfully concluded on 31 March 2016.

Please visit our project: SDGs for All

揭示全球公民之谜

【布鲁塞尔IDN=扎亚·拉马钱德兰】

“全球公民”的概念对于普通民众来说依然有着神秘感。一大批民间社会组织、开明政府以及联合国正积极努力的为民众揭开这神秘的面纱。

“全球公民的概念可以改变世界。”一个非政府组织在一个由欧盟的执行机构——欧盟委员会在布鲁塞尔举办的欧洲发展日(EDD)上说道。

发展意识和教育论坛和欧盟联合创办的欧洲DEEEP项目在6月4日与全球公民参与联盟(CIVICUS)、全球教育网络(GENE)、南北中心以及欧洲地方民主协会(ALDA)等组织就全球公民进行了辩论。

此次活动力求推行“在当今世界各国互相依赖的全球化世界,推行全球公民的概念是让各国人民意识到他们的个人和集体行为都会对全球造成影响,并鼓励他们为社会和世界作出积极影响的重要手段”的主旨。

对全球公民的宣传可以通过教育、政府政策、宣传活动、由民间社会组织、政府、自治地区以及国际组织举办的全球公民运动等多种手段。其核心为公正、民主、多样化、同情以及世界团结等普世价值。

“可持续发展的目标的确立为把全球公民的概念提到全球发展议程以及建立一个和平、公正、长久的世界提供了良机。”辩论组织者在背景文件中说。

可持续发展目标(SDGs)将在九月份在纽约提交联合国,并将取代千年发展目标(MDGs)获得认可。

DEEEP指出自2014年起全球公民就作为可持续发展的核心目标而持续受到宣传。可持续发展目标的提议已经进入讨论阶段,全球公民被提及为第47项目标。

全球公民教育的理解和执行是欧洲发展日上的另一个辩论项目。欧洲发展日是由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和旨在帮助近东巴勒斯坦难民的联合国救济事务局(UNRWA)联合组织的欧洲发展的旗舰项目。两个组织都具有全球化的能力和经验,致力于规划和指导对于全球公民至关重要的,能够建立和维持和平、忍耐、包容、安全和可持续发展社会所必需的知识、技术、态度和价值观的的具体课程。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有着70年协助各国推进国民教育水平的经验。自联合国秘书长与2012年9月启动全球教育第一的倡议(GEFI)并将培育全球公民意识作为教育目标之一以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就一直是全球公民教育(GCED)工作的领头羊。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就各国内部如何将全球公民教育融入正统和非正统教育系统内给出了教育性的指导。

联合国救济事务局

联合国救济事务局已经在欧盟的支持下为巴勒斯坦难民提供基础教育长达65年,还在近15年内开展人权教育项目。他们的目标是通过教室教学为主的手段传播非暴力的良性沟通技巧、和平解决矛盾、人权、宽容和良好公民等内容。

此次辩论不光就全球公民教育的定义,还对其执行过程中的主要挑战和机遇进行了讨论。

联合国救济事务局人权教育项目协调员,来自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卡罗琳·庞帝佛拉克特与同样来自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克里斯·卡斯尔和奥斯勒姆·埃斯基奥扎克共同合作,根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近期的题为《全球公民教育:为学生们迎接21世纪的挑战作好准备》的报告和联合国救济事务局在近东传播人权的经验,构筑了此次辩论活动的框架。

在6月5日举行的其他活动中,皮埃尔•克雷恩布尔专员在联合国救济事务局第65高层周年会议上就巴勒斯坦人民的现状强调说:“该区域有记录的巴勒斯坦难民有500万人,相当于挪威或新加坡全国的人口。”

他在阐述全球公民的教育时指出:巴勒斯坦难民正“在多个方面面临切实存在的危机”。他们在巴勒斯坦生活了近50年。他又补充说现居加沙的巴勒斯坦难民很可能在未来在各个方面成为区域封锁的受害者,在领取食物救济的同时希望能够通过教于自给自足。

“有人跟我们说联合国救济事务局助长和延续了巴勒斯坦的难民化。而事实是,白沙瓦一个阿富汗难童甚至在35年后可能依然是个难民。但不同的是,因为阿富汗是个独立的国家,阿富汗人随时可以决定返回他们在阿富汗国内的家乡。而巴勒斯坦难民却无家可归。”克雷恩布尔说。

“他们这种被孤立、排挤和冷落的状态在该区域形同一颗定时炸弹。他们的尊严和权利必须得到改善。”他又补充说。

就像克雷恩布尔所指出的那样,联合国救济事务局成立65周年之际更意味着回顾过去这几十年来,在当地人民、捐助者的支持和难民们自己的努力下所取得的种种成就。克雷恩布尔说与救济局合作最密切的几个伙伴都不曾料到在他们的支持下,联合国救济事务局为中东的资本开发做出了卓越的贡献:他们带领大家认识到中东全球公民教育的复杂形势,进而增强了全球公民意识。

“我们的健康和教育标准在该区域一直都是最高的。救济事务局旗下有700间学校,22000多名教职工为50万学生提供教育……这相当于为整个旧金山在战火和封锁中提供教育服务。事务局还同时开设了131家诊所,共有4000名医务工作者平均每年为三百万人提供医疗服务。”克雷恩布尔说。

他又补充说:“事务局还克服重重困难,投入到对巴勒斯坦难民的收容的发展中,为他们提供更多机会。在巴勒斯坦人羡慕别人都有自己的独立国家时,我们让世界上很多其他国家都羡慕的我们为巴勒斯坦人创造的资本。

尽管欧洲发展日上仅有两个会议集中讨论了全球公民的具体细节,但期间的许多其他活动都充满了传递全球公民精神的信息。(6.09.2015) IPS Japan/ IDN InDepth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