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joint media project of the global news agency Inter Press Service (IPS) and the lay Buddhist network Soka Gakkai International (SGI) aimed to promote a vision of global citizenship which has the potentiality to confront the global challenges calling for global solutions, by providing in-depth news and analyses from around the world.

Please note that this website is part of a project that has been successfully concluded on 31 March 2016.

Please visit our project: SDGs for All

三方论坛凸显民间组织在严峻形势下的关键作用

柏林|仙台(IDN贾姆希德·巴鲁阿

抛开不同意识形态的障碍和历史仇恨,来自中日韩三国的民间社会机构在第三次联合国世界减灾大会(WCDRR)上共同参与了标志性的三方论坛。

仙台市是日本东北地区的中心,也是2011年引发了福岛核电站灾难的地震受灾最严重的地区。三月14日至18日在此举办的减灾大会确定了在未来15年内(2015-2030)减少破坏性灾害威胁的新框架。

作为减灾大会的一个主要项目,这次的三方论坛由总部在东京的佛教组织国际创价学会(SGI)组织。它为促进东北亚人民在减灾工作上的共同合作提供了平台。东北亚地区从2005年到2014年在世界范围内的经济影响已经达到1.4万亿美元。

有观察员表示,三方论坛开创了一个壮举,为突破地域限制的三方合作做出了表率。

来自总部在首尔的中日韩三国合作秘书处(TCS)的陈峰就316日论坛的意义做出解释道:“中日韩三国长期苦于种类繁多的自然灾害频频发生。作为该地区的邻近国家,中日韩三国应当共同努力减少这些可怕灾难的威胁。”他同时确认了秘书处对此做出的承诺。

成立于1992年并享有联合国经济及社会理事会(ECOSOC)特别咨询待遇,旗下126个非盈利组织成员遍布全国各地的中国国际民间组织合作促进会CANGO)副理事长和常务理事黄浩明也强调了东北亚三国共同合作的需求。

 “促进会的主要目标是在中国民间组织间建立一个强大的网络共同面对减少贫困、保护环境和社会发展方面的问题,尤其是中国偏远贫穷、人烟稀少的地区。”黄浩明说。

论坛的另一位参与者是现任韩国全国灾害救护协会——希望之桥事务总长的朴荣津。他说希望之桥是当1961年的韩国还没有任何紧急救援和合作意识的时候,由来自于媒体和社会其他方面的主要人物自发创办的第一个救灾组织。

经过半个世纪的紧急救援和其他专项活动,该组织将其救灾工作分成了国内和海外两个部分,并可以根据灾害地区、种类和救灾内容提供有效的援助。

日本民间组织联盟2015第三次世界减灾代会筹备委员会秘书长堀内葵也参与了论坛。他自2012年起就是1987年创办的非盈利、无党派组织日本国际协力民间组织中心的一员。他参与了民间组织大会与外交部的合作,以及千年发展目标的宣传。

来自“下阶段日本东北合作社”的生木大祐是该论坛另一位参与者。1973年出生于大阪的他亲身经历了1995年的阪神大地震。自2002年起他积极参与将亚洲其他国家的实习生引入日本公司的政策性业务。2006年起他出任下阶段东北合作社代表董事。

为了体现该地区人民的勇气,创价学会东北分会组织了一次主题展览“生命的光辉”,展示了22个人们经历了2011311大地震的不幸,并从挣扎中努力恢复过来的故事。

国际创价学会和平运动局局长寺崎广嗣对三边论坛表示赞赏,他说其展现了三个国家“在新的社会特点和趋势下意识交流的深入。这也使我加强了各民间社会间奉献互助,构筑更具适应性的群体的信念。”

在谈到预计在9月开展的可持续发展目标时,寺崎指出国际创价学会主席池田大作将促使中日韩三国“共同创造一个在包括人才发展在内的各种实践活动中都可供世界参考的示范地区。”

 “三个国家之间有大约15亿人口,其广泛的人员、文化和经济交流已无须赘述。在此基础上,在包括防灾等具体问题上的三方合作不仅能问该地区的安全和稳定提供帮助,还能让国际社会产生共鸣。”寺崎说。

他还补充说,在具体方面上,在三边会谈上讨论过的这种三方合作不仅仅是有利于以后应对和处理灾害上的提高。从一个更广泛的视角来说,还将会为全球社会做出表率作用。

国际创价学会还和宗教联合行动联盟以及日本救灾联络会(JRPD)共同组织了“在宗教理念下的以社区为基础的减灾工作实践”主题座谈会。这是20146月在泰国曼谷举行的第六次亚洲减灾部长级会议的一个后续项目。

宗教联合行动联盟秘书长约翰·恩都纳说:宗教性组织在减灾工作中的角色有时不被认可。类似兵库行动框架这种国际框架通常只有在根本上有利于人民的时候才能造成影响。

创价学会青年和平会议的浅井申行议长就宗教性组织在紧急状况下动员群体网络、保护弱势群体上的能力予以肯定。

13个宗教性组织在座谈会316日的一份成果文书上发表声明,呼吁各国政府认清地方信仰团体和宗教性组织的独特角色,并在2015年发布的减灾工作框架的实施过程中对这两个团体的参与和合作给予优先权。

两天后,创价学会和平运动局项目总监河合公明在联合国世界减灾大会的星火讲坛上发表演讲,展示了创价学会在311地震后在日本东北地区对救援做出的努力。他重点展示了宗教性组织在救灾中利用它们既有群体网络和地方设施的能力。他强调宗教性组织的资源和优势可以弥补其他赈灾工作中的不足。

2012年,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着重强调了宗教性组织的重要性。全球有84%的人有宗教信仰,不论何种形式,这种信仰自然的成为了几十亿人生活中的重要元素。

河合在减灾大会上说,包括在非洲西部的埃博拉危机、南苏丹和中非共和国的冲突、311日本地震、瓦努阿图帕姆飓风和洪水事件在内,地方信仰团体和宗教性组织已经在世界各地的多次救灾工作中展现了它们的价值,做出了榜样。(03.31.2015) IPS Japan/IDN-InDepth News